您的位置:首页 > 时尚网 > 艺术 > 总票房破43亿,头部大片《长津湖》领跑,国庆档没有变数

总票房破43亿,头部大片《长津湖》领跑,国庆档没有变数

时间:2021-10-08 11:00:10 来源:互联网

来源:刺猬公社

《长津湖》面前,一个能打的都没有?

摆在人们面前的悬念在于:《长津湖》能否取代《你好,李焕英》成为2021年内地票房冠军?

如果一切顺利,《长津湖》将加入2021年全球票房年冠军的争夺战。《战狼2》也会迎来一个实力强劲的挑战者,内地影史票房冠军的宝座前风云再起。

《长津湖》累计票房破34亿海报

《长津湖》逆跌不止的票房神话固然令人心潮澎拜,但除此之外,今年的国庆档竞争格局堪称了无波澜。

截至10月7日21时30分,根据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,2021年国庆档(10.1-10.7)总票房达43.7亿超2020年同期,位列中国影史国庆档票房第二,总人次9329.1万,总场次244.58万场。档期票房前三影片分别为:1.《长津湖》31.94亿(累计33.9亿)2.《我和我的父辈》9.62亿(累计10.53亿)3.《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》4168.2万。两大巨头自首映日起遥遥领先,它们身后甚至没有一位选手能冲过5000万大关,结局早已写好。

是什么促成了近年来寡头色彩最浓郁的大档期?

《长津湖》独孤求败?

最直观的统治性体现在票房上。

根据 灯塔专业版数据,从9月30日开始,《长津湖》的票房占比便在65%~70%之间浮动。到了国庆假期的后几天,《长津湖》票房的增长势头不见颓势,票房占比持续走高,接近80%。

回顾往年国庆档的电影,如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夺冠》等,上映后的票房占比多半都在45%左右,最高也没超过60%。《长津湖》在今年国庆档绝对性的票房统治,可谓是“前无古人”。

10月1日是《长津湖》与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上映的第二天。数据显示,前者的排片占比为41.1%,后者排片占比为33.5%,两者加起来占据了全国院线近四分之三的场次。

其余新片只能顶着压力寻求生机,包括《老鹰抓小鸡》《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》《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》等动画电影和青春片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。上述每部影片的排片占比都在5%左右。

此后的六天,一边倒的格局越发明显。《长津湖》的排片占比逐日增加,10月6日冲破50%大关,并在10月7日来到52.5%的惊人高位。

《长津湖》独占半壁江山的情况下,二号选手《我和我的父辈》排片占比从33.5%下降至26.4%,其余新片只能在5%的生死线附近徘徊挣扎。

《长津湖》的统治地位是全方位的。

截至10月7日,《长津湖》的豆瓣评分人数超30万,数倍乃至数十倍于其余新片。在社交媒体上,它的热度同样一骑绝尘,频频登上各平台热搜榜。历史上的长津湖战役成了网友的热议话题,讨论延伸到了电影之外。

为什么《长津湖》能取得这样的成绩?

作为中国影史投资最大的作品,不论考虑电影本身还是市场环境,《长津湖》都有着绝对优势。

陈凯歌、徐克、林超贤三位知名导演,搭配具有极高票房号召力的主演吴京、易烊千玺,仅从配置上来看,这部电影就足够在市场里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超高的投资换来的是令人血脉偾张的大场面,战场的热血和残忍被一道展现在观影者眼前,两位主演也在片中贡献了极佳的表演。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,这部电影都能值回票价。

另一方面,相比于往年国庆档各类影片扎堆上映的情况,今年国庆假期留给人们的选项并不算多。除了《长津湖》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两部主旋律片,剩下的便只有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一部青春片和数部儿童向动画,权衡之下,大多数观众会选择什么电影其实不难猜测。

猫眼电影购票推荐

在国庆这一特殊节点,《长津湖》是最能满足观众情感与社交需求的一部电影。对于中国人来说,国庆节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,献礼片不只是一部文艺作品,更是一种历史教育、一种群体共识的建设。

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下,这个国庆档 《长津湖》站了出来,也只有《长津湖》笑到最后。

赢家通吃的国庆档只剩头尾,腰部影片消失无踪。

拼盘电影哑火了吗?

流水的国庆档,铁打的“我和我的”系列。

撞上《长津湖》的《我和我的父辈》,票房成绩不到前者的三分之一。两位种子选手对碰之后,市场表现差异悬殊,后续也再无变数。

要谈论“父辈”何以“失败”,先得追问“拼盘电影”凭什么成功。

2019年10月,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隆重登场,斩获31.7亿票房,稳坐当年国庆档冠军宝座。这是主旋律题材首次以拼盘电影的形式进入大众视野。

图源灯塔专业版App

所谓“拼盘电影”,也被叫做集锦电影,往往是由若干个独立故事组成,围绕同一主题展开叙事。拼盘电影有着鲜明的命题色彩,因此常见于重大的纪念日活动,如35位世界著名导演为庆祝戛纳电影节60周年而拍摄的《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》。

商业电影领域里,早年的拼盘电影多与爱情题材联系紧密。由数个段落连缀而成的英国电影《真爱至上》,至今仍是海内外众多爱情片的效仿对象。在中国,《全城热恋》《北京爱情故事》等电影都曾拿下不俗成绩。

电影《真爱至上》海报

2019年《我的我的祖国》横空出世,瞄准建国七十周年的重大历史节点,出色地完成了献礼任务,顺势拿下了惊人的商业回报。

某种成功公式浮出水面,于是《我和我的家乡》接棒而来,全片的拍摄和制作周期只有短短五个月,成功赶在2020年国庆档投向市场,二度称雄国庆档,票房定格在28.29亿元。

“家乡”延续了“祖国”的创作逻辑,主旋律拼盘电影承载献礼主旨,聚焦中国人的集体记忆,用“拼盘”之术做大路人盘。

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海报

从创作角度看,拼盘电影的最大优势在于整合资源。知名导演和熟脸演员轮番登场,在有限的片长内实现“春晚电影”般的效果,从而发挥规模效应吸引观众。

基于上述路径,2021年《我和我的父辈》再度瞄准国庆档,可惜遭遇了延档至此的《长津湖》。

在同等的家国题材面前,《我和我的父辈》的“主流”优势不复存在。拼盘的本质是短片结集,每个篇章终究是轻巧的,而这份轻巧是把双刃剑。

在创作阶段,化整为零的策略能够缩短项目周期。但轻巧本身具备局限,尤其是与《长津湖》这样完整的“工业感大片”同台竞技时,后者的“重”才更能引爆观众热情。

今年十月注定是属于《长津湖》的舞台。疫情影响下,电影市场供给端萎靡不振,人们对“重”的渴望更加热切,视效大片的压制力胜过一切。

“祖国”与“家乡”的胜利,是在特定时间节点与民族情绪共振的产物。时运不济的“父辈”遇上《长津湖》,难免暴露出拼盘形式创新乏力的问题。

成也节点,败也节点。

我和我的拼盘,恐怕不得不接受观众审美疲劳的现实。

“黑马”在哪?

上映近一周,在整个国庆档票房达到45亿的情况下,这部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只占了其中3600万,甚至低于《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》《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》两部儿童动画电影,似乎已经可以宣告国庆档的失利了。

青春片、花样游泳、观众们叫不出名字的主演阵容,这些元素组成的电影,确实难以在这个献礼片、大制作占据绝对地位的国庆档引起人们注意,透露出一种不合时宜的矛盾感。

矛盾或许源于上映时间的调整。

在夏天看一部讲述少年们学习花样游泳的电影,其中轻松愉悦的清新元素能平息人们心中的燥热,正好与夏天永恒的青春氛围相配合。可惜由于疫情原因,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延迟到秋意渐浓的国庆档才上映,天时地利人和都未占得先机,在《长津湖》与《我和我的父辈》面前根本没翻出几个水花。

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翻拍自2001年日本同名电影,原片在国内外都有着不错的评价,日式热血青春曾给不少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国内翻拍版本由光线影业出品,宋灏霖执导,辛云来、冯祥琨、李孝谦等人主演。

在青春片赛道上,光线影业向来有着重要地位。从《致青春》到《匆匆那年》《左耳》,几乎每年我们都能看到光线影业给出的“青春片答卷”,其中不乏叫好又叫座的优质作品。可以说在这方面,光线影业早已积累了足够的信任。

事实上,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确实在质量上给到不少观众惊喜。有网友称,在没有抱什么期望的情况下看过这部电影后,却发现“这竟然是今年国庆档最好的作品”,也有人判断这部电影将成为“国庆档最强黑马”。

真是如此吗?

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所受到的好评大多源自其本土化改编与剧情上的纯粹自然。影片在笑点与人物设计上都有比较出色的表现,这也让整部电影更亲近、更轻松。在此基础上,热血青春的主题体现得简单直白,冲击力十足。

但这部影片也确实存在一些比较明显的问题,比如老套的剧情设置与生硬的转折,这在一定程度上没有跳脱出青春片的窠臼。由于翻拍的是一部20年前的电影,整个故事的大框架多少有些复古味道,部分一眼就看得出来的剧情走向没办法让人们满意。

可以说,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是一部优点和缺点都较为明显的及格之作。放在国产青春片的语境中,其评分或许值得更高,此外轻体量的愉悦观感在整个国庆档中显得尤为亮眼。

但也止于亮眼,要说是“黑马”还远远不够。在正面撞上《长津湖》这等大制作的情况下,依靠“还不错”的口碑是不可能完成黑马之举的。

虽然《长津湖》在剧情节奏方面存在不足,但大投资堆出来的电影工业水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些问题。况且在国庆档这一时间点上,观影情绪偏向是绝对的,主流观众很少会考虑《长津湖》与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之外的电影,影院排片、媒体热度也因此“雪上加霜”。

口碑发酵需要时间与曝光空间,然而在《长津湖》票房一路高歌猛进、连破纪录的背景下,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还能有多少关注呢?

导演在抖音上直播连麦连遭拒绝的短视频,或许反而还比电影本身更吸引人,影片也因此陷入“卖惨营销”的质疑之中。

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官方抖音号发布视频

突围失败的扑水少年,似乎才是国庆档多数影片的命运缩影。

分享到: